高萌预警!4K摄像机拍摄的慢动作小奶喵,每一秒都吸爆啊!

高萌预警!用4K摄像机拍摄的一群嬉戏打闹的小奶猫,每一秒都是享受

简直要把各位铲屎官的心儿都萌化了啊
又逢离年 :爪子!!!我不行了
济源王屋山
:萌化了我的心

52赫茲-哈士奇 :高清无码,怒转!

-珊珊珊珊珊- :就像是看童话片的那种美好

艾琳_xie :萌到犯规啊

解锁更多有趣资讯请关注胡椒视频


长按二维码给你的生活加点新鲜味道

一场精细的移植手术,这小猫头鹰重塑双翅,突然好暖~

话说,
在平日里我们经常见到兽医们给骨折的猫猫狗狗接骨,
甚至很多心灵手巧的普通人,也能力所能及的帮助这些小动物们。
但是,如果“骨折”的是一只奄奄一息的鸟儿呢?
精致小巧的身体会让许多人束手无策,想帮却帮不上忙…
今天要说的主人公是一只只有几个月大的小猫头鹰,

它的中文名叫做纵纹腹小鸮,在英国并不常见,
由于体型真的很小,它甚至连英文名就叫做Little Owl…
而说起它的故事,真的是命途多舛…
几天前,它正在路上飞的好好的,突然就遭遇了严重的交通事故,
不仅丧失了至关重要的翼羽,身上也遍体鳞伤,只能在马路中间努力拍打着残缺的翅膀,
哀婉的鸣叫着,奄奄一息…
原本,它将会就这样惨叫着死去,消逝…
但无比幸运的是,它遇到了一个小天使一样的人类,及时发现了惨叫的它,并且把它带回家养了十天,
在细心的照料之下,成功救回了它一命。
只是,命虽然救活了,它的两翅却依旧破破烂烂的,
原本漂亮的羽翼多处折断、破损,根本无法展翅飞行……

对于鸟儿来说,无法飞行,鸟生还有什么意义?!
还好,在发现无法处理破损的羽翼之后,那个抚养它的好心人又匆匆将它送到了野生动物慈善基金会(WAF)进行修复…
经过仔细的诊断,为了让它能够尽快回到大自然,WAF的兽医们不得不选择采取干预措施
——做“接翅”( imping)手术!
这是一种少见又精细的修复手术,而且很少在这么小只的野生鸟类上实施,
但是兽医们依旧完美的完成了…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给它进行“接翅”的全过程…
首先,为了防止猫头鹰在目击手术过程中幼小的心灵收到伤害,兽医用布盖住了它的小脑袋……

接着兽医一个死去的猫头鹰小伙伴身上找到与受伤猫头鹰缺失位置匹配的羽翼,小心翼翼的进行比对与裁剪,保证羽轴连接处的角度完全一样,

只要用完好的羽翼,
替换掉折损的羽翼就好了~

因为羽毛都是中空的,
因此兽医在对接上方便了不少。
直接用金属丝制作出“人造骨骼”,


把金属丝插入羽毛中,
用外科粘合剂固定。


最后移除原有位置受损的羽翼,将制作好的完全匹配的羽翼,粘合在原有的羽轴上……



等到粘合完毕,一根羽翼就修复好啦!
就这样,一根羽翼,一根羽翼的进行替换,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九根破损的羽翼被全部替换成完成!

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小猫头鹰一直非常安静的配合着,从头到尾都没有乱动……
好像知道自己正在做手术一样,老实在在,佛得不行……

如今,小猫头鹰又重新拥有了两扇完整又漂亮的翅膀!

在未来的日子里,它会重新更换羽毛,长出新的羽翼,
到那个时候,这些人工的被胶水粘结的翅膀就会完整的自然脱落,不留下任何踪迹……
手术结束之后,兽医们把小猫头鹰放入笼子里修养,
经历过两周的休整,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工作人员把这只猫头鹰放回了自然……

它扑扇着这对人工接肢的翅膀,努力适应着,
重新冲向蓝天……

虽然惨遭车祸,但是遇到了好心人,又遇到了细心又耐心的兽医小姐姐,做了场复杂的手术,这只猫头鹰,重获鹰生~~
Ref:
————-
小大你别跑小大你别闹:为了防止猫头鹰目击手术过程……给它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蒙块布……可是说是又细心又萌了永井的头脑:这是标准操作我们做实验都要蒙眼睛而且给动物打完针要爱抚表扬它一个在野设计师的日常:小猫头鹰:等霍格沃茨发信了,我第一封就送给那个好心人
撑一把纸伞度人终回老:突然觉得,如果人类的手断了脚断了过一段时间也能重新长出来,那该有多美好啊 feelsbad_man:这个是相当于指甲断了接人工指甲啦栗子树的毛栗子:记得国内也有为红隼接羽的,感觉真是技高人胆大——————-

私自离队驾机横穿伦敦塔桥!为了空军的荣耀,这老爷子也是太任性

1968年4月5号,伦敦….
一架英国皇家空军霍克猎手式战斗机,正在以每小时500公里的速度低空飞掠泰晤士河水面。
驾驶舱里坐着的,是Alan Pollock,一名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
这是一次未经军队授权的飞行…
他飞之前甚至没有任何的演练….
突然,他前方不到1公里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障碍物 — 伦敦塔桥!
真的太近了……
他几乎可以看见桥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缓缓驶过的双层巴士……

Alan Pollock只剩最后七秒来做出决定…
我能穿过塔桥吗?他不敢确定。
但是他决定,放手一搏,开飞机穿过塔桥!
恩,这就是50年前的那一天,英国发生的一幕…
当时,Harold Wilson还是英国首相,伦敦的大街小巷正进行着反越战游行,披头士的《Lady Madonna》刚刚拿下音乐榜的第一名。
四月的开始,意味着英国皇家空军(RAF)已经创设了50周年了。
不列颠战役中空军战士的壮举还历历在目,冷战时期新一代的飞行员们又都英勇骁战,
英国人民崇敬RAF,也热爱这群飞行员们。
时年32岁的Alan Pollock正是这群飞行员中的一份子,

自1953年加入了RAF以来,他先后在德国和中东服役,开过“吸血鬼”也开过“毒液”式飞机,还在空军中将Humphrey Edwardes-
Jones任北约空军司令时做过他的副官,
稳打稳扎,踏实的工作,凭借自己的努力,他一步步晋升到了空军中尉的位置……
对RAF,Alan一直都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
他觉得,在50周年这天,国家应该为RAF好好庆祝一番……
为了多年的奋勇抗战,为了死去的先烈前辈,哪怕就是为了无数对空军充满期待的年轻人,
也至少得让RAF的飞行员们在伦敦上空进行一次飞行表演……
但是并没有。
当时的英国政府为了削减预算,并不希望RAF的50周年庆祝活动大办,因此只准备弄一个官方晚宴和一些简单的地面检阅……
我堂堂RAF大空军,居然给你在地面检阅??
这样的结果,让Alan觉得非常难过,他觉得自己的部队被轻视了,他觉得自己的受到了侮辱。
“在我们空军的骨头里有一种执拗,在空中进行的才是属于我们的庆贺,我们根本不想在陆地上傻乐。” 如今已经82岁的Alan想起往事,依旧有些难以释怀。
当时的Alan隶属于RAF资历最深、同时也是最优秀的的空军第一中队,
跻身于最好的部队,在让Alan有着强烈荣誉感的同时也背负着重重的责任,
他觉得,既然你们不愿意为RAF好好的庆祝,
那就让我来吧,我来做表率!
于是,年轻气盛的他偷偷的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在RAF50周年之际,无论如何,他都要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一次飞行表演。

4月4日,机会来了!
他们的中队授命从他们当时的Norfolk机场飞往Tangmere机场,这里是他们中队的前基地,他们受邀参加当地的一个基地庆祝活动..
他决定,第二天的4月5号,当他们进行完活动起飞返航时,
执行自己的大计!第二天,当同事们纷纷驾驶着“猎手”战斗机起飞返回时,
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Alan冷静的开始实行了自己的计划……
他先是通过敲击无线电上的发射器按钮传送加密信息,告诉自己的同事,
他的能见度很差,看不到你们,而且语音通话也有问题,听不见你们啦…
然后他悄悄的脱离了大部队,驾驶着战机,驶向了伦敦市区的方向…

坐在飞机里,Alan的心脏怦怦直跳,热血一次次涌上心头,
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他一直都是稳重谨慎的那一个,从未做过如此冒险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
“驾机擅自离队,飞往首都伦敦? 我当时就觉得,就是要这么做,即使上了军事法庭我也在所不惜。 至少上了法庭,我就有机会可以阐述自己的观点…
”Alan事后回忆道..
他拿出了自己借来的一个公路地图,上面早已被他标好了前往伦敦的路线,
为了避免与商业飞机相撞,Alan开着飞机低空飞行,没过多久就抵达了希斯罗机场,这算是一个地标。
然后他立刻调转方向,驶向了里士满公园和泰晤士河的方向……
选择在泰晤士河上开,也是Alan预先百般思虑后的结果,“因为我不想惹麻烦。”
每一个战斗机飞行员都知道,想在城市里开飞机,河面上的路线是最安全也是最安静的选择……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50年,但是Alan依旧记得那天的一切……
那天啊,伦敦的天空如“琴酒般澄澈”,他曾从驾驶舱俯视地面人群,就如同格里佛在俯视小人国一样……

当时,他全身心都在高度紧张之中,一边留神附近的可能的直升机,一边把战斗机保持在河面中间的位置,
然后调整飞机下降到了150英尺(45米)左右的高度上,轻盈的,飞跃了泰晤士河面上一座座桥梁……

早在几天前,Alan就在心里盘算好了“飞行表演”的地方——议会大厦和唐宁街。
每每一想到政府部门串通一气,削减了RAF的庆祝活动预算,Alan就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他想也没想,就驾驶着飞机往威斯敏斯特国会大楼的方向飞去,他要让这群政府官员们好好看看空军的威风!
很快,飞过Vauxhall桥,议会大厦立刻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一切就好像是安排好的那样……
当他飞到议会大厦附近的时候,正值中午12点,大本钟深沉浑厚的钟声响起……
整个伦敦的上空阳光美好的如同梦境……
没有犹豫,Alan直接加大战斗机的油门,战机瞬间开始了轰鸣。
“妈蛋!让他们听点儿响!”
然后伴随着大本钟的钟声,他驾驶着轰鸣着的战斗机,绕着议会低低的飞行了三圈……

当时,议会里的不少官员们正在讨论“如何减少噪音”,结果被Alan制造出的动静下了一大跳,
他们打翻了咖啡,弄乱了文件,慌张的跑到外面,探头探脑的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
二战时期的空军王牌Wilfred Duncan Smith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那时他正在国防部的六楼和空军参谋长John Grandy进行对话。
听到这么大的飞机轰鸣声,
John冲到窗边,抬头望向天空,想找到飞机的踪迹,看看究竟是谁在这么乱来。
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一旁的Ducan把他的脑袋往右一掰,大声喊道
“不对!往下看!”
对于议会里人们的反应,在低空中的Alan一无所知,
他无暇也无法欣赏人们的表情,因为此刻他正在急躁之中……
首先,泰晤士河旁边的一栋高楼Millbank Tower阻挡了他的飞行计划,让他不能顺利掉头,
其次,最让他尴尬的就是,他对伦敦真的太不熟悉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唐宁街在哪儿!
“我想去唐宁街也弄点儿声响的,但是没有目标地图我真的看不到它是哪条街……”
没办法,他只能跟着建筑地标继续向城市下游飞……
飞机路过白厅,他一眼就看到了和平纪念碑,于是他摇晃着“猎人”的机翼向先烈们传达敬意,
白骨如山忘姓氏,但是他依旧铭记着这群人的伟大……
接着,沿着河面,他安全的飞过了Hungerford桥、Waterloo桥、Blackfriars桥、Southwark和伦敦桥……

_(飞行路线示意图)_
忽然,一个他意想不到的障碍物出现了 — 伦敦塔桥…
完蛋,Alan心想…
因为他之前忘了,在伦敦,有一个很高的桥,叫做伦敦塔桥…
前面的桥都矮矮的,很好飞,可是伦敦塔桥,一点也不好飞啊…
而如今,塔桥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Alan距离伦敦塔桥的距离不到半英里。
他只有7秒钟的思考时间,要么立刻拉高飞机从塔桥上空飞过,要么稳定机身,从塔桥中间穿过……
可是……
他不愿意从塔桥上空飞过……
是的,从塔桥中间穿过是个非常冒险,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选择,
但是,Alan觉着如果从上空飞,作为RAF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那也太屈辱了……
他不想逞英雄,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这趟来伦敦充满了使命感。
他想给人们证明,特别是给政府官员们证明,RAF真的特别棒,值得更好更尊重的对待,
他不想,也不愿意屈服……
于是他决定,从塔桥的中间穿过!
7秒之后,战斗机呼啸着来到了塔桥跟前……
Alan咬紧了牙关,瞪大了眼,握紧了操作杆,全身紧绷,
然后,他驾驶着“猎人”挤进了塔桥繁华的桥面与步行道之间……
他飞的真的太低了太低了……高度计几乎都无法正确显示……
轰鸣的战斗机惊起河面上的水鸟,它们展翅飞翔,高度却跟Alan相差无几……
回忆起当时,Alan还是会吓出一身冷汗,
“我的座舱盖几乎是擦着桥而过的,桥梁环绕着我……
那微秒时刻里,我唯一所能记得的事情就是,我以为,我的尾翼要撞桥了……”
桥面上,水面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吓得摔下了车,尿了裤子。
塔桥的看守人George Tapper正在附近,“那声音震耳欲聋,我抬头一看,妈耶,一家巨大的战斗机呼啸而过……”
Peter Arnold是当时水面上一艘货船的乘务员,在看到Alan的战斗机的时候,他简直瑟瑟发抖,
原以为飞机就要撞上塔桥了,没想道“从脑袋上直射而去,径直飞过了塔桥,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是的,Alan成功了。
在众人惊喜甚至惊吓的目光中,他的“猎人”如同一只巨鸟,在阳光中穿过塔桥,驶向远方……

(事后别人P的示意图)
松了一口气,Alan的脸上荡漾起微笑,
他继续往下游飞行,在抵达了艾赛克斯之后,调转方向一路向西,飞到了RAF的基地……
直至此时,
空军上尉Alan Pollock的非正式飞行表演结束了。
他没有上报,没有预先演练,
就这么沿着伦敦泰晤士河飞了一圈,甚至完成了驾喷气式飞机穿越塔桥的壮举….
在飞机落地后,Alan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自己的地图给烧了,
说来也挺好笑,当时他想的居然是,如果最后真的上了军事法庭,可不能让这个尴尬的证据被公布于众,
——堂堂RAF资深飞行员居然不认识去伦敦的路,说出来太丢人了,不行不行,烧掉烧掉…
然后他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岳母,
“接下来我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但是请不要为我担心。”
他说的没错,他确实遇到麻烦了。
虽然他一心为了RAF的荣光,但是RAF的高层并不认可他的所作所为。
他立刻被逮捕,关了两天,直到精神病医生认为他可以清醒的站在军事法庭上才被放了出来。
对于这一切,Alan早已有心理准备……
只是,出乎Alan的意料,甚至也出乎RAF高层的意料,
伦敦人民和RAF的其他战士们十分喜爱Alan的飞行表演!
在被逮捕的两天里,Alan收到了数以百计的来自RAF其他战士的祝贺信件,伦敦的群众甚至还有人扛着桶装啤酒来到空军第一中队为他们庆贺……
同时,下议院一封对支持Alan的议案也被放上了台面,上面有来自多个党派的六名国会议员的签名,给他求情。
其中有四位都曾在RAF服役过…
或许,这位铁骨铮铮的RAF空军上尉真的是民心所向,
又或许,是因为曾在空中飞行过的人,都能更理解Alan的倔强,
或许,只是空军不想给他在军事法庭上表述自己态度的机会,
到最后,Alan并没有走上军事法庭,他被要求“因病退伍”,最终离开了深爱的RAF。
在这之后,Alan先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在一家汽车厂工作。
但是回忆过去,回忆1968年的那次冲动,他从未有过一丝丝后悔。
“怎么说我也是在高潮时离开的,想到可以在“猎人”这么棒的战斗机里飞行我就觉得特别荣耀。” 他说,
“RAF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经历。”

时间转眼到了2018,比起回忆起过去的满足,如今更让这位年迈的老人开心的是,
在他的飞行表演后五十年的今天,RAF并不需要一个像他一样通过飞行表演来抗议的斗士了…
因为……
“听说在100年纪念的时候,会有好多RAF的庆祝活动,持续好些日子呢”他说,“真是太好啦。”
他说着,语气里透露着羡慕,怀念,还有满满的骄傲。
(RAF 100周年庆典飞跃伦敦在今年的7月10号..”>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571423/RAF-veteran-pilot-82-relives-
split-second-decision-fly-busy-Tower-Bridge.html
————————————–
大表嫂蘑菇酱:厉害了老爷子
MLTM718_6v6:图片评论

Youngfornow:只能说是那个时候特殊情况,现在是绝对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一旦出现擅自离队的飞机估计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就是被导弹击落,万一你是间谍怎么办?
布仑希尔德-闹心他蜀:伦敦上空的鹰
囧囧卡比兽:Hunter低空低速敢这么玩也是勇,今年倒是可以去看看表演
__故人不故:听起来挺酷的,但感觉并不是很负责。

cynosure0320:RAF还有庆典,RN已经沦落到连给女皇来个阅舰式都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