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离队驾机横穿伦敦塔桥!为了空军的荣耀,这老爷子也是太任性

1968年4月5号,伦敦….
一架英国皇家空军霍克猎手式战斗机,正在以每小时500公里的速度低空飞掠泰晤士河水面。
驾驶舱里坐着的,是Alan Pollock,一名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
这是一次未经军队授权的飞行…
他飞之前甚至没有任何的演练….
突然,他前方不到1公里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他意料之外的障碍物 — 伦敦塔桥!
真的太近了……
他几乎可以看见桥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缓缓驶过的双层巴士……

Alan Pollock只剩最后七秒来做出决定…
我能穿过塔桥吗?他不敢确定。
但是他决定,放手一搏,开飞机穿过塔桥!
恩,这就是50年前的那一天,英国发生的一幕…
当时,Harold Wilson还是英国首相,伦敦的大街小巷正进行着反越战游行,披头士的《Lady Madonna》刚刚拿下音乐榜的第一名。
四月的开始,意味着英国皇家空军(RAF)已经创设了50周年了。
不列颠战役中空军战士的壮举还历历在目,冷战时期新一代的飞行员们又都英勇骁战,
英国人民崇敬RAF,也热爱这群飞行员们。
时年32岁的Alan Pollock正是这群飞行员中的一份子,

自1953年加入了RAF以来,他先后在德国和中东服役,开过“吸血鬼”也开过“毒液”式飞机,还在空军中将Humphrey Edwardes-
Jones任北约空军司令时做过他的副官,
稳打稳扎,踏实的工作,凭借自己的努力,他一步步晋升到了空军中尉的位置……
对RAF,Alan一直都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
他觉得,在50周年这天,国家应该为RAF好好庆祝一番……
为了多年的奋勇抗战,为了死去的先烈前辈,哪怕就是为了无数对空军充满期待的年轻人,
也至少得让RAF的飞行员们在伦敦上空进行一次飞行表演……
但是并没有。
当时的英国政府为了削减预算,并不希望RAF的50周年庆祝活动大办,因此只准备弄一个官方晚宴和一些简单的地面检阅……
我堂堂RAF大空军,居然给你在地面检阅??
这样的结果,让Alan觉得非常难过,他觉得自己的部队被轻视了,他觉得自己的受到了侮辱。
“在我们空军的骨头里有一种执拗,在空中进行的才是属于我们的庆贺,我们根本不想在陆地上傻乐。” 如今已经82岁的Alan想起往事,依旧有些难以释怀。
当时的Alan隶属于RAF资历最深、同时也是最优秀的的空军第一中队,
跻身于最好的部队,在让Alan有着强烈荣誉感的同时也背负着重重的责任,
他觉得,既然你们不愿意为RAF好好的庆祝,
那就让我来吧,我来做表率!
于是,年轻气盛的他偷偷的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在RAF50周年之际,无论如何,他都要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一次飞行表演。

4月4日,机会来了!
他们的中队授命从他们当时的Norfolk机场飞往Tangmere机场,这里是他们中队的前基地,他们受邀参加当地的一个基地庆祝活动..
他决定,第二天的4月5号,当他们进行完活动起飞返航时,
执行自己的大计!第二天,当同事们纷纷驾驶着“猎手”战斗机起飞返回时,
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Alan冷静的开始实行了自己的计划……
他先是通过敲击无线电上的发射器按钮传送加密信息,告诉自己的同事,
他的能见度很差,看不到你们,而且语音通话也有问题,听不见你们啦…
然后他悄悄的脱离了大部队,驾驶着战机,驶向了伦敦市区的方向…

坐在飞机里,Alan的心脏怦怦直跳,热血一次次涌上心头,
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他一直都是稳重谨慎的那一个,从未做过如此冒险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
“驾机擅自离队,飞往首都伦敦? 我当时就觉得,就是要这么做,即使上了军事法庭我也在所不惜。 至少上了法庭,我就有机会可以阐述自己的观点…
”Alan事后回忆道..
他拿出了自己借来的一个公路地图,上面早已被他标好了前往伦敦的路线,
为了避免与商业飞机相撞,Alan开着飞机低空飞行,没过多久就抵达了希斯罗机场,这算是一个地标。
然后他立刻调转方向,驶向了里士满公园和泰晤士河的方向……
选择在泰晤士河上开,也是Alan预先百般思虑后的结果,“因为我不想惹麻烦。”
每一个战斗机飞行员都知道,想在城市里开飞机,河面上的路线是最安全也是最安静的选择……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50年,但是Alan依旧记得那天的一切……
那天啊,伦敦的天空如“琴酒般澄澈”,他曾从驾驶舱俯视地面人群,就如同格里佛在俯视小人国一样……

当时,他全身心都在高度紧张之中,一边留神附近的可能的直升机,一边把战斗机保持在河面中间的位置,
然后调整飞机下降到了150英尺(45米)左右的高度上,轻盈的,飞跃了泰晤士河面上一座座桥梁……

早在几天前,Alan就在心里盘算好了“飞行表演”的地方——议会大厦和唐宁街。
每每一想到政府部门串通一气,削减了RAF的庆祝活动预算,Alan就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他想也没想,就驾驶着飞机往威斯敏斯特国会大楼的方向飞去,他要让这群政府官员们好好看看空军的威风!
很快,飞过Vauxhall桥,议会大厦立刻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一切就好像是安排好的那样……
当他飞到议会大厦附近的时候,正值中午12点,大本钟深沉浑厚的钟声响起……
整个伦敦的上空阳光美好的如同梦境……
没有犹豫,Alan直接加大战斗机的油门,战机瞬间开始了轰鸣。
“妈蛋!让他们听点儿响!”
然后伴随着大本钟的钟声,他驾驶着轰鸣着的战斗机,绕着议会低低的飞行了三圈……

当时,议会里的不少官员们正在讨论“如何减少噪音”,结果被Alan制造出的动静下了一大跳,
他们打翻了咖啡,弄乱了文件,慌张的跑到外面,探头探脑的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
二战时期的空军王牌Wilfred Duncan Smith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那时他正在国防部的六楼和空军参谋长John Grandy进行对话。
听到这么大的飞机轰鸣声,
John冲到窗边,抬头望向天空,想找到飞机的踪迹,看看究竟是谁在这么乱来。
结果什么也没找到……
一旁的Ducan把他的脑袋往右一掰,大声喊道
“不对!往下看!”
对于议会里人们的反应,在低空中的Alan一无所知,
他无暇也无法欣赏人们的表情,因为此刻他正在急躁之中……
首先,泰晤士河旁边的一栋高楼Millbank Tower阻挡了他的飞行计划,让他不能顺利掉头,
其次,最让他尴尬的就是,他对伦敦真的太不熟悉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唐宁街在哪儿!
“我想去唐宁街也弄点儿声响的,但是没有目标地图我真的看不到它是哪条街……”
没办法,他只能跟着建筑地标继续向城市下游飞……
飞机路过白厅,他一眼就看到了和平纪念碑,于是他摇晃着“猎人”的机翼向先烈们传达敬意,
白骨如山忘姓氏,但是他依旧铭记着这群人的伟大……
接着,沿着河面,他安全的飞过了Hungerford桥、Waterloo桥、Blackfriars桥、Southwark和伦敦桥……

_(飞行路线示意图)_
忽然,一个他意想不到的障碍物出现了 — 伦敦塔桥…
完蛋,Alan心想…
因为他之前忘了,在伦敦,有一个很高的桥,叫做伦敦塔桥…
前面的桥都矮矮的,很好飞,可是伦敦塔桥,一点也不好飞啊…
而如今,塔桥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Alan距离伦敦塔桥的距离不到半英里。
他只有7秒钟的思考时间,要么立刻拉高飞机从塔桥上空飞过,要么稳定机身,从塔桥中间穿过……
可是……
他不愿意从塔桥上空飞过……
是的,从塔桥中间穿过是个非常冒险,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选择,
但是,Alan觉着如果从上空飞,作为RAF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那也太屈辱了……
他不想逞英雄,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这趟来伦敦充满了使命感。
他想给人们证明,特别是给政府官员们证明,RAF真的特别棒,值得更好更尊重的对待,
他不想,也不愿意屈服……
于是他决定,从塔桥的中间穿过!
7秒之后,战斗机呼啸着来到了塔桥跟前……
Alan咬紧了牙关,瞪大了眼,握紧了操作杆,全身紧绷,
然后,他驾驶着“猎人”挤进了塔桥繁华的桥面与步行道之间……
他飞的真的太低了太低了……高度计几乎都无法正确显示……
轰鸣的战斗机惊起河面上的水鸟,它们展翅飞翔,高度却跟Alan相差无几……
回忆起当时,Alan还是会吓出一身冷汗,
“我的座舱盖几乎是擦着桥而过的,桥梁环绕着我……
那微秒时刻里,我唯一所能记得的事情就是,我以为,我的尾翼要撞桥了……”
桥面上,水面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吓得摔下了车,尿了裤子。
塔桥的看守人George Tapper正在附近,“那声音震耳欲聋,我抬头一看,妈耶,一家巨大的战斗机呼啸而过……”
Peter Arnold是当时水面上一艘货船的乘务员,在看到Alan的战斗机的时候,他简直瑟瑟发抖,
原以为飞机就要撞上塔桥了,没想道“从脑袋上直射而去,径直飞过了塔桥,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是的,Alan成功了。
在众人惊喜甚至惊吓的目光中,他的“猎人”如同一只巨鸟,在阳光中穿过塔桥,驶向远方……

(事后别人P的示意图)
松了一口气,Alan的脸上荡漾起微笑,
他继续往下游飞行,在抵达了艾赛克斯之后,调转方向一路向西,飞到了RAF的基地……
直至此时,
空军上尉Alan Pollock的非正式飞行表演结束了。
他没有上报,没有预先演练,
就这么沿着伦敦泰晤士河飞了一圈,甚至完成了驾喷气式飞机穿越塔桥的壮举….
在飞机落地后,Alan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自己的地图给烧了,
说来也挺好笑,当时他想的居然是,如果最后真的上了军事法庭,可不能让这个尴尬的证据被公布于众,
——堂堂RAF资深飞行员居然不认识去伦敦的路,说出来太丢人了,不行不行,烧掉烧掉…
然后他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岳母,
“接下来我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但是请不要为我担心。”
他说的没错,他确实遇到麻烦了。
虽然他一心为了RAF的荣光,但是RAF的高层并不认可他的所作所为。
他立刻被逮捕,关了两天,直到精神病医生认为他可以清醒的站在军事法庭上才被放了出来。
对于这一切,Alan早已有心理准备……
只是,出乎Alan的意料,甚至也出乎RAF高层的意料,
伦敦人民和RAF的其他战士们十分喜爱Alan的飞行表演!
在被逮捕的两天里,Alan收到了数以百计的来自RAF其他战士的祝贺信件,伦敦的群众甚至还有人扛着桶装啤酒来到空军第一中队为他们庆贺……
同时,下议院一封对支持Alan的议案也被放上了台面,上面有来自多个党派的六名国会议员的签名,给他求情。
其中有四位都曾在RAF服役过…
或许,这位铁骨铮铮的RAF空军上尉真的是民心所向,
又或许,是因为曾在空中飞行过的人,都能更理解Alan的倔强,
或许,只是空军不想给他在军事法庭上表述自己态度的机会,
到最后,Alan并没有走上军事法庭,他被要求“因病退伍”,最终离开了深爱的RAF。
在这之后,Alan先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在一家汽车厂工作。
但是回忆过去,回忆1968年的那次冲动,他从未有过一丝丝后悔。
“怎么说我也是在高潮时离开的,想到可以在“猎人”这么棒的战斗机里飞行我就觉得特别荣耀。” 他说,
“RAF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经历。”

时间转眼到了2018,比起回忆起过去的满足,如今更让这位年迈的老人开心的是,
在他的飞行表演后五十年的今天,RAF并不需要一个像他一样通过飞行表演来抗议的斗士了…
因为……
“听说在100年纪念的时候,会有好多RAF的庆祝活动,持续好些日子呢”他说,“真是太好啦。”
他说着,语气里透露着羡慕,怀念,还有满满的骄傲。
(RAF 100周年庆典飞跃伦敦在今年的7月10号..”>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571423/RAF-veteran-pilot-82-relives-
split-second-decision-fly-busy-Tower-Bridge.html
————————————–
大表嫂蘑菇酱:厉害了老爷子
MLTM718_6v6:图片评论

Youngfornow:只能说是那个时候特殊情况,现在是绝对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一旦出现擅自离队的飞机估计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就是被导弹击落,万一你是间谍怎么办?
布仑希尔德-闹心他蜀:伦敦上空的鹰
囧囧卡比兽:Hunter低空低速敢这么玩也是勇,今年倒是可以去看看表演
__故人不故:听起来挺酷的,但感觉并不是很负责。

cynosure0320:RAF还有庆典,RN已经沦落到连给女皇来个阅舰式都难了
————————————–